相聚有時 后會無期

發布時間:2018-12-17         瀏覽次數:

一部好的電影可以讓你意猶未盡。文字和影音給你帶來的沖擊感和想象力是沒有辦法轉化的,起碼在這部電影里,韓寒做到了。看過很多部電影,每次都能說出個一二三四。唯獨這次,讓我徹底的明白文字是不一定能解釋思想和一個人想要表達的內容。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看了房祖名主演的《一座城池》,巧合的是作者都是韓寒。從新概念開始韓寒和郭敬明的對比就沒有停止過。對于小四,我只看過《幻城》、《夢里花落知多少》、《悲傷逆流成河》,并且每部作品我只看一遍。韓寒的每一本書我看的都不低于三遍。很簡單,不同的年齡看郭是一樣的,而不同的年齡看韓卻大相徑庭。記得豆瓣上又一遍關于《大話西游》的影評,大致的意思是看星爺第一層時笑,第二層是哭,第三層是不知道該哭該笑,茫然的坐在那里。韓寒的作品大多都是這種意境。當字幕出現的時候我還久久的坐在那里,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部電影的魅力。有人說韓寒裝文藝范兒,但是我想說的是一個文藝范兒不是你我這種人可以裝得起的。對于一個文字功底及其深厚,甚至可以玩轉文字的人來說,他已經不需要在裝,風花雪月是一個高中女生都隨隨便便可以在日記里出現的,韓寒的作品不需要風花雪月。在文學的世界里有兩種人特別厲害:一是用極為簡單的語言去闡述復雜的社會現象和人生道理;二是用文字去穿透你的內心讓你窒息壓抑亦是豁然開朗。在我眼里,韓寒兩者都做到了。

如果非要讓我說這部電影我真的不知道從哪里說,每個細節都讓我回味又讓我感動。在看電影的時候我一直不明白后面的女生為什么唧唧咋咋吃個不停,電話不斷,一會拍照,一會驚嘆“馮紹峰好帥哦”。我真的想說你來看電影的還是來惹事的,莫名其妙的笑聲陣陣傳來,你為什么不看小時代,稍微轉念,還用問嗎,一定看過了。我回頭怒視,這幫小鮮肉穿著靚麗性感,粉妝玉琢,手里都是IPHONE,相比之下我拿著的小米就顯得饔飧不給,繩樞甕牖。沒錯,這就是區別,這就是看這電影的區別。后會無期里有分別,有無奈,有背叛,還有在路上……小鮮肉覺得作為一個行者很帥很酷,卻無法理解當初離開的痛苦和義無反顧,她們覺得大漠是那么廣袤,卻不能理解哪里的履險犯難,當然更不能理解是力挽狂瀾的絕境逢生。沒有經歷的人當然就不能理解經歷。書到用時方恨少,事非經過不知難。我不是教育她們,我沒有那么強大的能力和精力去教育這些內心的孤獨者,只是覺得有一天,真的有一天你們還會在看一次,也許就真的不會在電影院里沒完沒了。

還是不知道從哪里說起,演員、人物、臺詞、情節、歌曲,似乎每一樣我都能說出很多,每一樣卻又如鯁在喉。原諒我對于文字的掌握和駕馭還不夠爐火純青。坦白的說電影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我簡單的以為東極島是終點,沒想到在電影里是起點,電影開始時我以為“西天”是終點,沒想到“西天”又成了起點。韓寒沒有上過高二,但是他絕對是一個哲學大師,如果大師談不上,起碼他也是個有哲學思想的人。一切皆流水,一切皆變。終點既是起點,起點又是終點,一切只是原點。追逐到最后得到了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能夠知道答案并且是自己想要的答案的人,才擁有完美的人生。

一個路都沒有車寬的島一直束縛著島上的年輕人,只有江河讀萬卷書行三里路,孜孜不倦,投身于祖國的教育事業。伴隨著無奈和憧憬,三個年輕人踏上了西行的腳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浩漢說我的朋友到處都是,我走到哪兒拉屎,都有人給我送紙。浩漢干過四年捕魚、三年出租、兩年運輸,到最后連只狗都不跟著他。初中時語文老師說以喜景寫悲景更見其悲,可是大家想過嗎,一個處于悲景中的人他自己未必能夠認識到。四海之內皆兄弟,可患難才見真情。我真的以為浩漢是第一男主,我再一次錯了,真正的男主一直都站在浩漢的旁邊,一個理想并且稍微沉默和木訥的江河。

江河一直遵循著按部就班,一直以為三里路就是他的夢想,他的臉上沒有表情,沒有喜怒哀樂吧。因為他以為應該的生活都是“分配”的,他理所當然的這樣過,一路向西,他最大的擔心是不能按時入職。為什么要去西天,還是“分配”。回來的路上我在想,江河這個角色可以用很多種職業甚至是自由職業來演繹為什么偏偏是教師。讀萬卷書行三里路,教師嘛,應該懂的很多,應該能夠克制,應該……可就是這么一個傳統的老師,當見到蘇米依舊意亂情迷。的確教師應該知道的多,可是未嘗是件好事。干活的師傅知道的少,但是每天只要能多賺個五十一百的,他們就會特別幸福,知道的越多并不代表你對于人生的迷惑就少。這恰恰是我經常說給“她們”聽的。教師是人,很平凡的人,平凡到“分配”你干什么就必須按時按質去做。但是他們也有情欲,也要買菜做飯,也要去超市買衛生紙,你可以鄙視或者崇拜,但是一定不能神化。韓寒的良苦用心不是為了解釋教師的辛苦和不易,而是點明一個循環的職業,一個最容易讓人忘記時間的職業,一個循規蹈矩的職業讓人麻痹,可最終改變的卻是這個帥帥的,呆呆的江老師。“你連世界都沒有觀過,哪來的世界觀?”多么諷刺的一句話,多么有內涵有深度的一句話。呵呵,不知道各位還記得嗎,什么是世界觀,世界觀是以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為研究內容的學科。農夫就不能有世界觀嗎,老婆孩子熱炕頭是的他的世界觀,傳宗接代是他的世界觀。這句話不是讓你傻傻的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而是告訴你什么才是你的世界。江老師好樣的,到最后,才子佳人,天作之合。

你的身邊肯定有胡生這樣人對吧?你有時會很煩感,有時又覺得他很可愛,可我能確定的是當你在狂歡興奮高興開心努力拼搏也就是各種情緒達到極致的時候這種人是被我們大家忽略的。胡生的出場和失蹤就是這么沒有過渡卻又那么理所應當,以至于最后大家都忘了,即便記起也只是隨口一問。電影里眾多角色中我最喜歡的就是胡生,簡單,很簡單,胡生的世界是那么簡單,簡單到丟了以后他會回到原點,訥訥的站在那兒。還有一個簡單就是丟下他是那么簡單。胡生沒有自己的思想,胡生總是聽從別人,胡生對于外界一無所知,對于未來滿是歡心。

到底誰是胡生,誰是浩漢,誰有是江河……

一個人,他們是一個人。一個單純的我,一個世俗的我,一個理想的我。還記得《杯中窺人》嗎?白紙在茶水的浸泡下不斷染色不斷沉淪。在路上,我們丟棄了胡生,丟棄了浩漢,最終改變了江河。這是電影給出的順序,這也是現實給出的順序。胡生出場的短暫恰恰就是你我在很早的時候將胡生丟棄。浩漢和江河一直有爭論,一直在斗爭。矛盾貫串事物發展的始終,人就是一個矛盾體,帶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別牽掛。可誰又真的能做到拿得起,放得下呢?浩漢覺得現實是死路,現實是殘酷,浩漢卻不明白平凡才是唯一出路。最后浩漢去哪兒了?死了,或者失蹤,一切都不重要,喜歡的人不能在一起,崇拜的人卻那么骯臟,信任的人欺騙了自己,經歷了這么多打擊,浩漢就不在是從前那個義無反顧的浩漢了,于是他就真的不在了。三個人最終都變成了不是教師的江河了。

故事的起點是東極島。東極島,多么美的地方,為何要離開,那是每個人的烏托邦,烏托邦存在嗎?存在,存在于我們每個人的心中,生是你的老百姓,死是你的小精靈。我們在尋找,一輛車,三個人,最后你不知道他們為何會離去,就像你不知道這竟是結局。離開烏托邦走進現實,這才是真正的現實,就像我們告別叛逆,告別夢想,走入柴米油鹽。

四只貓,一只狗,電臺里的電話那么突兀那么的格格不入,四只貓是我的朋友,可是他們說我要養只狗。這個電話我認為是暗指的是浩漢,他有朋友,周沫、胡生、劉鶯鶯、阿呂,可是沒有人幫他。可憐的浩漢,最后連那只狗都沒有選他。浩漢是孤獨的,但是他不是寂寞的。孤獨是獨自面對,而寂寞是沒有憧憬。記得當年張楚酷酷的站在臺上唱“孤獨的人是可恥的”,我一直覺得這句歌詞不恰當,應該說寂寞的人才是可恥的。孤獨是成長,越長大越孤單,而寂寞就是給自己的不軌行為找借口。所以說喜歡就是放肆,但愛是克制。劉鶯鶯明白了這個道理,于是將自己的愛深深的埋在了心里。傳言女兒國國王朱琳因為唐僧徐少華二十年未嫁,“我的眼里只有我的御弟哥哥”,喜歡和愛瞬間迸發的同時這里又藏有多少的無奈。有時候你想證明給一萬人看,最后你發現有一個明白的人就夠了。

愛也是如此,一個人明白就可以了。蘇米因為機緣巧合喜歡上了江老師,江老師也對蘇米念念不忘。我喜歡韓寒對于這段感情的處理,呵護的那么小心,小心到誰都沒有那么沖動。細水長流。看著空間里的一個個結婚照,親子照,有幾個人是和當初約定的那個人走到了一起呢?愛情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出來混遲早要還的。我們那么渴望愛情,可以拋棄家人,拋棄未來,拋棄世俗,最后卻是自己把所謂的愛情給拋棄了。有些事太早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阿呂就是這樣出現,就這樣慢慢的接近,讓浩漢相信阿呂的故事,最后諷刺的將自己作為行者最重要的工具汽車偷走了。網上關于阿呂的故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討論的十分熱烈,真的假的重要嗎?結果是他就是一個騙子,不管是為了汽車還是為了看他的衛星,因為你的夢想不能讓別人去買單。

可為什么阿呂要把浩漢和江老師的行李放下,我想到了原來的一篇作文叫次道德是道德嗎?是關于小偷偷了你的錢包最后把你的證件寄給你的現象的討論。小偷有沒有道德重要嗎,根本不重要,因為都已經偷了你的東西。但是阿呂為什么要放下行李和狗狗。想想阿呂的出現,在路上,某段路上,阿呂出現了,一路前行,浩漢天真的以為他和阿呂是同道中人,一路前行。當阿呂放下行李,意味著阿呂偷了他們的車,偷了車走了,簡單的來說就是離開。在我們的路上有很多人在你的世界里來來往往,進來又走出,阿呂只是個過客,最終和我們分道揚鑣。分道揚鑣這個詞很殘酷,現實就是那么的殘酷。

整個電影我最喜歡的是加油站那段,賈樟柯的客串將電影升華,“走啦”,那么隨意,那么不屑,好像犯了法是應該一樣。賈導飾演的三叔似乎把什么都看透了。“騙錢跟借錢有差別嗎?騙錢是騙別人的錢,借錢是騙朋友的錢,所以還是騙錢厚道點。”“小孩子才分對錯,大人只看利弊。”言簡意賅。我喜歡這種表達,不做作,不虛偽,即使是狡辯也那么冠冕堂皇。

翻過前面那座山坡就到了你入職的學校,一晃三年,江老師當了編劇,一炮而紅。后面的女生又開始尖叫,咦,蘇米跟江河在一起了,為什么呀?什么時候在一起的啊?可是,你看到蘇米安穩的躺在江老師的肩膀,這時候你還不明白什么叫現世安穩,什么叫平凡之路,此刻的江老師和蘇米是幸福的,江河看了一下蘇米,溫柔的眼神,你還需要知道之前和之后嗎?只要知道他們能夠在此刻依偎……

馬飛

上一篇:三十年歲月如歌

下一篇:淺析健身運動的誤區

英魂之刃下一个新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