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地活著

發布時間:2018-05-28         瀏覽次數:

優 雅 地 活 著

張敏

很喜歡這樣一句話:遲暮依舊美人,末路仍是貴族。

鄭念,原名姚念媛,1915年出生北京,一個出生名門的女子。優越的家世,精致的容貌,高貴的氣質,更可貴的是她積極進取的生活態度。明明可以靠顏值,卻偏偏拼才華,她就是這樣一個女子。

上蒼眷顧她,卻不會永遠厚待她。在她嫁了一個優秀的意中人,生下一個美麗的女兒,完美的人生實現之后,磨難接踵而至。中年,丈夫因病去世;51,遭遇文革巨大沖擊;經歷七年牢獄之災;出獄后面對女兒離世的巨大痛苦,和得知女兒竟是被活活打死扔下樓的殘忍真相;73歲孤身前往美國重新開始……

苦難,連番襲來,看看鄭念如何選擇生活的吧。

中年,丈夫因病去世后,她沒有悲悲戚戚度日,而是選擇了堅強營生。她扛下了生活的擔子,開始擔任殼牌石油公司英籍總經理顧問,有時代理總經理。鄭念憑借自己的堅韌和努力,做出了一個男人才能夠在那個時代做出的成就。而她的生活態度,一如她的個人回憶錄《上海生死劫》中對居所的描述:窗上有帆布蓬遮,涼臺上吹掛著綠色的竹簾。就是窗幔,也是重重疊疊,有條不紊地垂著。沿墻一排書架,滿是中外經典名著。幽暗的燈光,將大半間居室,都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下,但白沙發上一對緞面的大紅繡花靠墊,卻還是鮮亮奪目,扎眼得很。

失去丈夫后,她選擇了堅強而優雅地過活。

51歲,遭遇文革巨大沖擊的她沒有哭泣嘶喊,而是平靜地對女兒說:“待文革過去后,我們再布置一個新家。它同樣會十分美觀舒適的。不,它會比過去更美好。”

接下來,是長達七年的牢獄之災。

她在獄中受到無數次審訊、拷打,被逼迫認罪——承認自己是“間諜”。但是,她始終堅持著做自己,不屈服于威脅恐嚇,不屈服于惡劣環境,五十多歲的她,依然努力認真地活著。她“將布滿塵埃的玻璃仔細地擦了擦——這樣陽光就能透過玻璃照射入室了。”

獄中的折磨絲毫不會因為她是女子、是老人而有任何的寬待。即使如此,她依然倔強而努力地活著,不哭嚎,不求饒,憑一身骨氣,撐著虛弱的身體,努力地活著。

直至出獄,她沒有認任何罪名,也沒有“揭發”任何人。

年近花甲的鄭念終于被無罪釋放。然而等待她的,是女兒已經離世的驚愕消息,更讓她悲憤的是女兒竟是被活活打死扔下樓的殘忍真相。面對命運的劫難,她沒有因此變得戾氣暴斂,哀怨痛苦,而是選擇了頑強地活下去。

65歲,鄭念孤身一人來到美國,開始了她孤獨而勇敢的一個人的生活。她總是樂觀又精力充沛地迎接上帝賜給她的每個新一天,總是優雅而倔強地生活,總是溫和而寬容地與這個世界共生,總是“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94歲,鄭念帶著微笑離開了這個贈予她美好卻不曾善待于她,而她依然心存熱愛的世界。

一個傳奇的女子,用她獨有的方式,優雅地活了一輩子。

蘇軾,世稱蘇東坡,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畫家

蘇軾的一生,并非風光無限,平坦通途,著名的“烏臺詩案”成為影響他人生的轉折點。“烏臺詩案” 103天地獄般的牢獄生涯,令四十三歲的蘇軾幾次頻臨被砍頭的境地,經歷了無法想象的牢獄摧殘。

出獄之后,蘇軾并未一蹶不振。在他心情郁悶時多次到黃州城外的赤壁山游覽寫下了《赤壁賦》、《后赤壁賦》和《念奴嬌·赤壁懷古》等千古名作;在他心念徹悟后,寫下了著名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被貶黃州,蘇東坡帶領家人開墾城東的一塊坡地種田幫補生計,“東坡居士”的別號便是他在這時起的

任職杭州,蘇軾組織修建了一條縱貫西湖的長堤,后人名曰“蘇公堤”,簡稱“蘇堤”。蘇堤在春天的清晨,煙柳籠紗,波光樹影,鳥鳴鶯啼,成為如今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蘇堤春曉”。

蘇軾一生,組織筑建了三條長堤,另外兩條都是在被貶之地。

享負盛名的美食“東坡肉”相傳為蘇東坡發明創制。磨難,不只教會他成長,更讓他熱愛生活。

杭州之后,由于政見不合,蘇軾再次被貶。蘇軾卻把被貶之地儋州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他在這里辦學堂樹學風以致許多人不遠千里追至儋州從蘇軾學在宋代100多年間海南從沒有人進士及第但蘇軾來此不久這里的姜唐佐就舉鄉貢為此蘇軾題詩:“滄海何曾斷地脈珠崖從此破天荒”人們一直把蘇軾看作是儋州文化的開拓者、播種人對他懷有深深的崇敬在儋州流傳至今的東坡村、東坡井、東坡田、東坡路、東坡橋、東坡帽等等表達了人們的緬懷之情連語言都有一種“東坡話”

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帶給蘇軾深刻的人生思考,使他對沉浮榮辱持有冷靜、曠達的態度他在逆境中的詩篇當然含有痛苦、憤懣、消沉的一面但更多的詩詞則表現了對苦難的傲視和對痛苦的超越蘇軾的詩詞表現出的對人生命運的理性思考增強了詩詞意境的哲理蘊味雖然深切地感到人生如夢但他并未因此而意志消沉,否定人生而是力求自我超脫始終保持著頑強樂觀的信念和超然自適的人生態度

蘇軾,體現宋代文化精神的典型人物從文學史的范圍來說蘇軾的意義主要有兩點:首先蘇軾的人生態度成為后代文人景仰的范式:進退自如寵辱不驚由于蘇軾把封建社會中士人的兩種處世態度用同一種價值尺度予以整合所以他能處變不驚無往而不可當然這種范式更適用于士人遭受坎坷之時它可以通向既堅持操守又全生養性的人生境界這正是宋以后的歷代士人所希望做到的其次蘇軾的審美態度為后人提供了富有啟迪意義的審美范式他以寬廣的審美眼光去擁抱大千世界所以凡物皆有可觀到處都能發現美的存在這種范式在題材內容和表現手法兩方面為后人開辟了新的世界所以蘇軾受到后代文人的普遍熱愛實為歷史的必然。

蘇軾,歷經坎坷,宦海沉浮。即使在窮盡處的末路之后,仍能重新崛起,超然世間,這才是真正的精神貴族。

我們向往安寧平靜的生活,不愿面對挫折失敗,但人生的路,若只有風平浪靜,哪里來海闊天空。人生苦難到極致,淬煉到極致,你會發現,所有曾經歷的苦難掙扎、失敗痛楚,其實都是人生積累的寶貴財富。正視苦難,奮發圖強,才能從苦難中超越,涅重生;正視苦難,優雅生活,才能體會生命的珍貴,生活的快樂。

上一篇:流沙歲月·流金生命

下一篇:大國工匠

英魂之刃下一个新英雄